所在位置:佳酿网 > 酒业新闻 >

订单锐减超6成、有企业裁员70% 遵义白酒包材厂家迎来至暗时刻

2022-04-25 08:29  中国酒业新闻  佳酿网  字号:【】【】【】  参与评论  阅读:

酱酒热降温的势头从渠道漫延到了上游包材环节。

酒业家近期在遵义产区调研时发现,在刚刚过去的一季度,曾经订单排满、加班生产的白酒包材企业普遍开工不足,与去年同期相比,订单数普遍下滑60%-70%。“半年没开工的小规模包材企业并非个案,在某包材产业园,破产、跑路的小规模包材企业超过20家。”一位遵义产区的行业人士向酒业家爆料。

一场遵义包材产业的大洗牌正在上演。

01、包材订单锐减超60%,谁将出局?

始于2019年的酱酒热,不仅吸引浓香、葡萄酒、洋酒经销商纷纷转投酱酒,也吸引了深圳、泸州等城市的包材企业密集落户遵义。

然而,随着2021年下半年酱酒热在渠道端的降温,酒企招商遇冷,销售不畅,使得遵义产区中的酒类包材企业们集体陷入订单锐减的囧境。

“去年国庆后订单就陆续下滑,今年一季度更是跌入谷底,与去年同期相比下滑了60%-70%,60%的企业没开工。”位于遵义市播州区苟江经济开发区的贵州艺森源包装有限公司,是2016年当地政府招商引资的项目之一,如今已成长为遵义市包材产业的龙头企业,但面对行情的大逆转,董事长张勇喟然长叹道:“去年这时,订单爆单,排期排到几个月后,现在大多数包材企业门可罗雀,行业到了最艰难的时刻。”

“包材的产能供给已超过需求。”在仁怀市酒业协会包装物流分会会长、贤俊龙印务公司常务副总任明的记忆里,2009年的仁怀上规模的包材企业极少,在近年来酱酒热的推动下,大量包材企业扎堆在遵义“安家落户”,去年国庆后酱酒热降温,包材供过于求的矛盾凸显出来,“今年开年至今,订单数量普遍下跌50%以上,最高的可达70%。”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遵义产区的绥阳、习水、虾子等区县。

“我们是抱着很大希望来的,项目投了3亿元,设备全从德国进口,按照预估,投产后可实现年产值5亿元,但是今年一季度产值仅有1千万左右,光是厂房租金、设备折旧,每月亏损几百万。”2020年落户习水的深圳某上市龙头包材公司习水分公司相关负责人对酒业家表示,由于订单不足、运营惨淡,公司员工从500多人已裁到200多人。

“去年3月签约落户遵义绥阳,4月投产,赶上了上半年的酱酒热行情,但下半年行情急速下滑……”遵义劲嘉新型智能包装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朱再兵用“断崖式下跌”来形容当前的行情。

位于鸭溪的贵州华富天玻璃包装有限公司,是遵义本土最大的酒瓶包装公司,总经理王跃建告诉酒业家:“去年6月份酱酒最火爆的时,厂家频繁发涨价函,看涨预期下经销商大量囤货,透支了包材需求,行情在拉高后迅速回落,产能闲置40%-60%的企业不在少数。”

从调研中酒业家发现,“吃不饱”的包材行业,正依靠零星的订单维持生计,但很明显,无论是厂家还是开发商,在包材下单的频次和单次量都在极速锐减。

“去年开发商能一出手就是5千件的包装订单,但今年要试销几百件才敢继续下订单,与去年下单后频繁催单相比,今年大家都很佛系,毕竟行情寡淡已经成为了事实。”一位小规模包材企业负责人这样说道。

最惨的或许是在酱酒热行情中试图分一杯羹的“跨界者”。

张正扬原本是某头部酱酒企业的贵州区大商,去年7月份酱酒热度空前高涨,为在包材领域分一杯羹,他耗费7000多万元买设备、租厂房,然而9月投产时,酱酒行情直线下降。

“开局即是深渊,现在处于大单接不到,零星小单吃不饱的入不敷出的尴尬境地。”张正扬对酒业家说,实力强大、底子厚的规模企业尚且受影响很大,非专业新手或许将成为这波下滑行情中的第一批出局者。

02、裁员、价格战,能否挽救包材企业?

酒业家梳理发现,遵义产区包材行业的这波低迷行情呈现出以下特点:

从时间节点来看,始于2021年国庆之后,到2022年春节前有波“小阳春”行情,回调幅度在10%-20%左右,但春节后至今,包材订单呈现断崖式下跌,暂时看不到回暖的迹象。

从受影响程度来看,规模以上包材企业以服务腰部以上酱酒企业为主,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这类包材企业的订单缩减幅度在50%左右,而定位为服务三四线酒企乃至贴牌商的小规模包材企业,订单量锐减比例高达70%。

涉及面广、影响程度深,是遵义包材行业这波下滑行情的显著特点,为了维持基本的经营,不少包材企业正通过多种途径自救。

裁员首当其冲。据酒业家初步统计,包材企业裁员比例普遍超过50%,更有甚者高达70%。同时,部分小规模包材企业掀起了亏本赚吆喝的价格战,低价出货,如成本10元的盒子6元出货,成本13-14元的书本盒,9-10元出货。另有一些包材企业通过扩大品类、调整目标客户,如新开拓茶企、浓香、清香等客户等方式分散风险。

但即便如此,也收效甚微。

03、遵义包材为何遇冷?

酒业家通过调研遵义产区数十家不同规模的包材企业,归纳总结出遵义包材行业遭遇这波“寒潮”的原因。

从供需结构来看,2019年,遵义包材本土配套率为30%,2020年上升为52.8%,再到2021年的80%,不断上升的包材本土配套率的背后是深圳、泸州等包材企业“扎堆入黔”,2021年,遵义包材产业企业总数已达211家。

在3月28日贵州省投资促进局举行的“2022年一季度全省产业大招商网上集中签约仪式”上,涉酒项目16个,其中包材项目占一半且产能巨大,如红花岗区年产1亿只精品纸箱产业园项目、赤水市泸州盛佳包装有限公司年加工1500万个酒盒项目等。

“今年的产能是去年的几倍,包材产能的增长速度远高于市场份额的增长速度,订单不足将压垮一批小企业,这是一个大浪淘沙的洗牌阶段。”遵义一家中等规模的包材企业负责人熊总向酒业家表示。

此外,酱酒企业对包材的需求量不足也是一个主要因素。2021年上半年酱酒大热,厂家频繁涨价,经销商在看涨预期下大量囤货,但酱酒消费培育和消费能力远跟不上企业扩张的愿望,渠道库存高企、经销商资金周转困难、动销慢,酒企短期难大量出货,因此,新增包材的需求有限。

同时,今年春节过后,疫情呈多点爆发态势,厂家的品鉴会、促销会、经销商大会等一系列动销举措难以落地实施;春季全国糖酒会档期悬而未定,厂家推不了新品。这些都影响了酒企对包材的需求。

“酱酒降温,缺乏品牌张力的贴牌商首当其中,目前遵义市乃至贵州省重拳打击窜酒,河南、山东等省份大量贴牌商撤出,(包材市场的)蛋糕变小了,粥少僧多。”遵义一位不愿具名的包材企业负责人表示,短期来看是行业阵痛,但长远而言,是遵义包材产业的进化。

04、中秋前后或迎拐点

遵义产区包材产业这场大洗牌将持续多长时间?何时才能看见拐点?

资深酱酒专家、权图酱酒工作室首席专家权图认为,2020年、2021年酱酒产业发展迅猛,各个厂家渠道库存积压较大,目前企业更多在消化去年的库存,今年一季度包材整体销售下滑,是对酱酒产业现状的直观反映,“这么大的下滑幅度,还有一个原因是去年遵义包材产业做得太好了。随着疫情的防控和库存消化,预计下半年遵义产区包材产业订单不足的局面将有所缓解。”

“二季度疫情若能控制住,厂家动销对策能有效,包材产业有望回暖。”张勇认为,就目前的发展而言,今年能完成80%任务的企业算得上是实力超群,能完成50%的任务就能保命,完不成的将面临淘汰出局。

“包材未来的走势取决于疫情,疫情防控成效好,这一波调整期会缩短,疫情长调整期会很漫长。”熊总表示:“基于宏观环境的分析,酒企需要调整预期,若仍在追求快增长,那么经销商资金周转困难、动销乏力,最终将不利于整合上下游产业穿越行业周期。”

酒业家综合多位行业人士的判断,相对一致的观点是:中秋节前的疫情防控成效决定着酱酒的动销状况,进而对遵义产区包材产业的走势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包材企业能否活下来,到今年年底将见分晓。“以此轮洗牌为标志,遵义包材产业将经历从数到质的迭代升维。”(原标题:订单锐减超6成,有企业裁员70%,遵义白酒包材生产厂家迎来至暗时刻丨一线调研)

    关键词:包材 遵义 酱酒  来源:酒业家  酒业家团队
    商业信息
    <dir id='hYf'><optgroup></optgroup></dir><blink id='AU'><small></small></blink>
        <bgsound id='rS'><samp></samp></bgsound><bgsound id='woEXPKL'><bgsound></bgsound></bgsound>
        <address></address>
          <thead id='KFO'><font></font></thead>
            <strong id='uakUC'><strong></strong></strong>
              <label id='ZaosNgTf'><basefont></basefont></label><marquee id='igDVApdc'><optgroup></optgroup></marquee>